您当前的位置:健康频道  >  妇女儿童
成都孕妇突发大出血休克 40医护抢救14小时挽回一命
2018-07-02 09:46 来源:成都商报 

医生护士们在手术室里抢救患者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6月29日早上7时许,武侯区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秦红轻声呼唤,询问患者。得到患者眼神和轻微的点头回应,在场医护人员这才松了一口气,悬了近14小时的心稍微回落了一点。

在这之前,“大出血”、“休克”、“心脏停跳”,每一步抢救稍有迟疑都可能让患者生命终结。整个施救过程,6000余毫升的失血量,几乎让患者经历了近两轮全身大换血。值得庆幸的是,在30多名各科室人员参与抢救、近10名医护人员彻夜守护下,站在死亡线边缘的患者,终于被救回。目前,患者生命体征平稳,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突发

孕妇大出血晕倒 家属绝望以为已经死亡

6月28日13:15,武侯区妇幼保健院接到120呼救,成都一孕妇在家晕倒,阴道大量出血。13:19,医院救护车发动,急救人员赶到患者家中时发现,孕妇晕倒在厕所,客厅和厕所都有大量血液,孕妇失去意识,大小便失禁,已经测不到血压。焦急的家人在医护人员赶到前,一度绝望地以为,人已经死亡。

武侯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范文璧介绍,从家属处了解到,患者10:30许出现头晕,休息后有所缓解,13时过上厕所时出现大出血,被发现晕倒在地,随后拨打了120。

“急救人员查体发现,应该是怀孕几个月。”范文璧说,但事发突然,家属对孕妇的情况表述不清,急救人员立即电话报告医院,在妇产科主任指导下,迅速建立了静脉通道,补充液体,并将患者转运回院。

医务科副科长肖胜告诉记者,接到报告后,医院立即启动了院内产科急救小组工作紧急预案,通知检验科备血,手术室做好术前准备,妇产科主任、医务科长直接到急诊科等候病人。一场生死抢救,在紧张和有序中开始了。

患者需要的血液量非常大

术前

失血2000毫升 监测不到血压

13:53,救护车抵达医院。“了解到患者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最小的2岁,两个都是剖宫产。”范文璧说,因此患者一到医院,立即就同步进行了B超检查和血液检查,超声提示,患者大约怀孕5、6个月,而且胎儿畸形。

“从超声检查来看,是一个中央型前置胎盘状态,凶险性的前置胎盘!”妇产科主任余劲解释说,胎盘长在了孕妇子宫宫颈、前两次剖宫产的手术瘢痕上,随着胎儿长大,将子宫壁撑得薄如一张纸,情况非常危急。“患者在家中出血量大概就有2000多毫升了。”

14:10,患者被推进手术室。“血压一直都是0/0,脸色惨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麻醉科主任吴晓岗带着科室人员,迅速建立了桡动脉、深静脉通道,监测血压等情况,并立即进行了气管插管。“时间就是生命,完全就是跟死神赛跑。”吴晓岗说。

“切开腹部和子宫,肌肉里都有出血,失血量太大了。”余劲说,两分钟紧急取出了胎儿,遗憾的是,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心跳。此时,医生试图剥离胎盘、缝合患者的出血点,但因为子宫壁被撑大后无法收缩,出血止不住,在和家属沟通后,医生不得不切除了子宫。

危急

术中心脏停跳13分钟 又出现严重肺水肿

15:52,就在子宫刚刚切除后不久,患者突然心脏骤停。“马上胸外按压,注射肾上腺激素等药物。”吴晓岗说,手术台上的医生立即停止手术,轮流进行心肺复苏,一下、两下、三下,每一次按压,有创动脉血压都能达到80毫米汞柱,但心跳始终没有回来。每两分钟一次轮换,接手医生默契配合,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患者、盯着监护仪,心悬到了嗓子眼。

16:05,“心跳回来了!”13分钟后,激动的声音在手术室响起。来不及高兴,医护人员又继续恢复手术。这时候,麻醉科医生发现,因为短时间大量失血、补液、输血,患者出现肺水肿情况,险象环生。“发生一个情况,都可能要命,现在是几种危急情况一起出现。”吴晓岗说。

医院向市产急办报告,呼叫市级产科、血液、ICU专家支援,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蔡春华、血液科专家陈蓉、ICU专家江远普先后到手术室指导抢救,顺利为患者关腹。手术后,专家们讨论分析,患者目前生命体征不稳定,严重肺水肿、凝血功能障碍,随时有再出血的风险,没有搬动病人和转院指征。“把呼吸机等设备搬到手术室。”范文璧介绍说,手术室里建起了临时ICU病房。

手术室外,检验科同样紧张而忙碌。“专门派了一辆救护车往返血液中心取血。”检验科主任储诚瑞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必须及时给患者输血,否则会因失血过多死亡,但医院的备血远远不够。“进医院第25分钟,输上了第一袋血。”储诚瑞说,包括自己在内的6名工作人员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取血、合血检查、发血,保证患者及时用血。“患者失血量达到了6000毫升,补充血液制品的总量在9000毫升,相当于患者体内的血整个轮换了一遍还要多。”如果没有血液保障,患者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医护人员太累了席地而睡

无眠

医护团队手术台边彻夜守候 就地铺张手术单小憩一会

长达5个多小时的生命拉锯,暂时稳定了患者的生命体征。但接下来的时间,患者仍然可能出现再次出血、并发症等危急情况。同时,手术中,患者心脏停跳长达13分钟,脑部缺氧5分钟就会对大脑细胞造成损伤,患者还能不能醒过来?

妇产科副主任秦红告诉记者,为了尽量减少氧耗,患者一直处于药物适当镇静状态。28日晚上,武侯区妇幼保健院业务院长、ICU专家程智鹏和秦红、麻醉科医生刘利平、手术室副护士长赖杨及值班护士等7人彻夜守在手术室里,不间断监控着患者的状态。

“29日凌晨3点多,她有了轻微的体动,恢复了一点意识。”秦红说,10多个小时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稍微放松点,这时候才觉得自己腰酸背痛。秦红就在手术台边的地面铺了一张手术单,小憩一会。

29日早上7点多,停止镇静镇痛药物后,患者神志清楚,专家们给患者做了彩超胸片、抽血检查等评估后,判断患者可以转出手术室。

9:25,患者由手术室顺利转回妇产科抢救室继续治疗。

参与救治的部分医生看望患者

背后故事

主管麻醉医生4岁儿子高烧40度

患者抢救回来了,麻醉科医生刘利平却对儿子有着深深的愧疚。就在刘利平参与抢救时,4岁的儿子高烧40℃,却无法陪在身边。

“他前几天就生病,28日下午突然高烧40℃,都有点迷糊了。”刘利平说,正在上班的老公给她打了五六个电话,在抢救病人的刘利平都没有看到来电。直到下午6点多,患者手术结束、生命体征平稳后,她看到未接来电,赶紧回过去,才知道儿子又高烧了。刘利平说,作为主管麻醉医生,从抢救开始,就必须随时监控患者的生命体征,镇静药物、液体补充,甚至详细到用量用速,都要麻醉医生掌控,虽然担心儿子,但患者命悬一线。“还好老公很给力,跟我说好好救病人,儿子他来负责。”

当晚,刘利平守在手术室里,几乎一夜没合眼,直到29日11:30,患者转移到产科抢救室后,她才匆匆回家。看了儿子,又按时回到岗位。

28日当天,医务科副科长肖胜的电话也响个不停,不仅要协调各个科室,妻子也打电话催促他回家。原来,当天是女儿填报高考志愿的最后一天,妻子让他回去给女儿填志愿。“我说抢救病人,赶不回去,让她们自己填。”肖胜说,女儿最后填报的也是医学专业。

生死时刻

6月28日

13:15

医院120接到呼救

13:19

医院妇产科医生及护士出诊

13:53

救护车到达医院,抽血合血送辅助检查,同时进行B超检查

14:16

开始手术

14:18

取出一死胎

15:30

紧急进行子宫切除术

15:52

病员心跳骤停,立即予以心肺复苏

16:05

心跳恢复

6月29日

03:00

产妇恢复意识,生命体征平稳

09:25

患者由手术室转回妇产科抢救室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实习生 费英娜 摄影记者 张士博

原标题:成都孕妇突发大出血休克 40医护抢救14小时挽回一命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