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健康频道  >  养生保健
家庭过期药遭遇回收难 怎么扔?扔哪里?都是问题
2018-06-05 09:52 来源:成都商报 

几乎每个家庭里面都有一个小药箱,成都市民马女士家里也有一个。

近日,马女士在清理药箱时,走进一个尴尬困局——药箱里约有十盒不同类型的药都已过期。“记得之前听人说,过期药不能直接扔垃圾桶,所以想找个可以回收过期药的地方。”

马女士没想到的是,这一找就找了一周时间,跑过药店、医院,打过市食药监局及环保部门的热线,最终马女士也没能帮这些过期药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没有专门回收过期药的。”

无奈之下,马女士抛出“家庭过期药的尴尬”之问——到底有没有危害?需不需要特别处理?要怎么处理?

成都商报记者经过走访调查,发现目前家庭过期药正遭遇回收难的困境。

崎岖扔药路

扔了一周

最终还是扔在了垃圾桶

有治鼻炎的、有治感冒的,有颗粒、有液体,有处方药、有非处方药。马女士清理家里小药箱清理出来的过期药约有十盒,但成分、疗效、状态“千姿百态”。

听朋友说过期药不能直接扔垃圾桶,会污染环境,得走回收渠道,马女士开始了长达一周的扔药之路。在朋友圈里问、在群里问、在网上查……马女士得到的回复大致可分为三类——拿到药店,扔进过期药回收箱;医院也设有回收箱;市环保局和市食药监局有专门的回收渠道。这些渠道马女士一个都没走通,一堆过期药在家放了一周都没有扔出去。

“楼下的药店和医院都说没有回收箱,不回收家庭产生的过期药。市环保局和市食药监局说我的过期药数量太少,目前还没有设置专门的回收渠道。”后来,马女士又在网上搜到某药厂的“过期药回收活动”链接,点击参与后却发现活动已过期。

“还有人建议我把药品稀释,然后倒进下水道。”但马女士认为自己不清楚溶解的比例,最终也放弃了的方式。无奈之下,马女士最终还是把药扔到了垃圾桶。

一颗过期药=3节废电池?

药学专家:不可一概而论

“一颗过期药=3节废旧电池=污染1人5年用水量。”关于过期药的危害,网上有这种说法。对此,四川省肿瘤医院药学部主任蒋刚回答:“过期药的毒性不能一概而论,但不能当普通生活垃圾处理。”

蒋刚解释,“不正确销毁的话会对环境有污染,污染的程度根据药物的作用和性质来定,比如维生素几乎没什么,但抗生素和细胞毒性药物对环境的影响就比较大。”同时他指出,药品过期后质量安全难以保障,误食也会对身体造成危害。他强调过期药并不能被当作普通生活垃圾处理,也不建议市民自己“稀释处理”。“直接扔进垃圾桶,存在被不法分子二次回收的可能,当成普通垃圾填埋销毁也会污染环境。”“还是建议相关部门或公益组织设立专门的过期药回收渠道。”

记者走访

多家药店只有一家还有回收箱

近日,记者走访了部分药店。在红星路一段的成都杏林药业连锁有限公司红星店内,记者并未发现“家庭药品回收箱”的踪影,当记者询问店内是否设置过期药品回收箱、以及是否可以将家里的过期药拿过来回收处理时,药店店长表示“很早就没有了”,建议记者“将过期药直接扔垃圾桶”。

位于总府路的成都锦通药业连锁有限公司钟氏虫草行总府店,其店员也表示店内未设置“家庭过期药品回收箱”。在红星路的华夏平价药房,药店工作人员表示,药店并未设置回收点。桂王桥西街的芙蓉大药房工作人员则建议将过期药品稀释后倒入下水道,“我们快要过期的药也是这样处理的,一般药品过期前3个月就会被下架,随后稀释处理。”四川太极大药房曾做过过期药品回收工作,但当记者致电询问四川太极大药房目前是否继续在做相关工作,其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已经不做了”。

最终记者在总府路的成都同仁堂,找到了一个“回收箱”——药店正门垃圾箱旁,一个绿色箱体标注有“失效药品回收箱”的白色字样,且箱体正面标有提示内容:“如果您有失效药品,请投入此箱,我们将集中收集,统一销毁。”落款为“成都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由于箱体不透明且投入口只有一个药盒大小,记者难以看清里面有无药品,但摇动箱体感觉到箱内几乎没有药品。“店内很久以前就有这个回收箱了,所有药品都可以拿来丢。”同仁堂店员称,药品由药监局统一回收处理,至于多久回收一次,店员表示不清楚。

市食药监局

目前尚无长效家庭过期药回收机制

随后,记者与成都市食药监局取得联系,其相关负责人表示,过期药处理不当确实存在污染环境、被不法分子获取等危害,但由于目前尚无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家庭过期药到底应该如何回收,因此一个长效的回收机制也未建立起来,马女士遭遇的尴尬困局确实客观存在。

“但我们做过尝试。”成都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之前发布的可回收过期药的药店名单以及记者在走访过程中看到的回收箱,都是市食药监局曾经做过的尝试。“主要是和企业合作,一些制药企业不定期会开展回收过期药的公益活动,我们就和他们合作开展,他们负责回收销毁,我们负责监督。”

但他又指出,企业销毁药品的成本较高,因此之前合作开展的活动都是在一定时间内,“比如在几天或者1个月内,市民可以把过期药拿到药店点位去。”记者了解到,广药集团曾多次开展过家庭过期药回收活动,其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企业对回收、销毁投入较大,销毁成本也越来越高,销毁1吨就要花费5000元左右。”

综上所述,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目前长效的家庭过期药回收机制尚未建立,但建议市民依然要养成定期清理过期药的习惯,避免误食,同时也不要自行处理家用过期药。“可以清理出来放在一边,等下一次有过期药回收活动的时候拿到点位去。”

成都商报记者 尹沁彤

实习记者 庄灵辉

专家:

探索利用互联网+ 让过期药品回收 更加简单高效

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中国家庭过期药品回收白皮书》披露,我国约有78.6%的家庭备有家庭小药箱,其中,30%至40%的药品超过有效期3年以上,80%以上的家庭没有定期清理药箱的习惯,全国一年产生过期药品约1.5万吨。

记者走访成都、长春等地发现,目前城市小区和农村很难见到过期药品回收点。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临床药学部(药剂科)临床药师于磊说,药品过期后药效降低、发生霉变,如果误服,可能会有不良事件的发生。有些过期药品的化学物质会分解,产生的新物质容易导致过敏、腹泻甚至威胁生命。如果随便丢弃,也可能对水源、土地造成污染。记者调查发现,虽然过期药存在多重危害和风险,但回收一直是“老大难”。目前我国还没有建立完整的过期药回收长效机制。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建议,国家有关监管部门及时填补过期药品回收的法规空白,规范公民处理家庭过期药品的行为,赋予药店和生产企业回收过期药品的责任,建立家庭过期药品回收网络,制定回收管理长效制度,改变目前家庭过期药品回收仅依靠个别企业或政府部门的公益性活动开展的现状。

业内人士还建议,通过医改政策进一步普及社区医疗服务,加强对患者用药安全的教育,对医保卡的使用加强成本控制,改变居民过度囤药的习惯。同时,过期药品回收可以与现有的社区卫生服务政策有机结合,引导居民将过期药品放到社区卫生机构回收,还可以通过社区健康账户积分等方式给予鼓励。

专家认为,可以探索利用“互联网+”,让过期药品回收变得更加简单高效。今年3月中旬,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发起成立国内首个“全国家庭过期药品回收联盟”,并启动了网络线上回收试点,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国内17个城市上线。用户在手机上“动动手指”,扫描过期药盒上的追溯码,填写好地址、联系方式等资料,就能一键召唤快递员免费上门取药,完成回收全流程后,还可领取鼓励优惠券。

(据新华社)

原标题:家庭过期药遭遇回收难 怎么扔?扔哪里?都是问题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