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健康频道  >  图片新闻
【我的“三八”妇女节】巴中“兔子妈妈” 患癌仍旧坚持助学
2018-03-08 22:59 来源:四川新闻网

张彦杰帮孩子们洗手。

四川新闻网巴中3月8日讯(记者 李桃)900多公里的距离、3000多个日夜,16万多公里的行程,从凉山州德昌县到巴中市恩阳区柳林镇,从一名代课教师到“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创建人,9年间,42岁的张彦杰经历过外界的质疑,饱受过病魔的侵袭,然而生性开朗的她从未放弃过自己和丈夫共同创建的爱心助学团。“兔子妈妈”是孩子们对张彦杰最亲切的称呼,“全国三八红旗手”则是对她数年如一日付出的最高礼赞。

夫妻团聚,代课女教师援助贫困学生

2004年,为结束与丈夫的异地分居,张彦杰从凉山州德昌县跨越900多公里的距离,来到巴中,和丈夫李友生一样成为了一名代课教师。彼时出于教师的职业天性和爱心,张彦杰开始了爱心助学之路。“当代课老师那会儿,班上有一些贫困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中的孩子,作为一名教师,我不愿任何一个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原因辍学,因此我和丈夫就把10来个贫困学生接到家里一起吃住,尽量地解决他们生活上的困难。”说起过往,张彦杰有些感慨,“其实这或许是我作为一名老师的本能反应,换成其他人也会对贫困学生伸出援手的。”

从2004年到2006年,受张彦杰夫妻俩帮助过的学生从2个、4个,到后来增加到16、17个,而这也让张彦杰夫妻俩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那时候我们夫妻俩的工资一人只有四、五百块钱,家里面还有两个小孩读小学。”尽管压力巨大,但张彦杰没有放弃过照顾那些需要帮助的贫困学生,直到2007年,张彦杰的丈夫考上教师编制后,她才辞去了代课老师的工作,跟随丈夫李友生来到巴中市柳林镇。

地震之后,萌生创建助学团体的想法

辞职后,张彦杰干过服装销售员,也干过商场售货员,但或许注定了张彦杰应该和孩子们呆在一起,于是张彦杰人生的转折点,在2008年再次出现。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平时喜欢玩QQ的张彦杰从群里看到很多相关报道后,知道当地很多孩子失去父母急需帮助,于是她通过一个名叫“5·12爱心助养群”的慈善群体,和一些爱心网友去往重灾区,并资助了7名汉旺镇失去父母的小学生。

“去汶川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所以我回家之后,就和我丈夫商量搞个助学团体,帮助贫困的学生,毕竟当时巴中没有类似的机构。”因为丈夫班上的部分孩子家庭贫困、生活困难,于是夫妻二人一拍即合,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的前身,巴中爱心助学团便在2009年11月成立了。“因为我属兔,网名又叫兔兔,孩子们喜欢叫我‘兔子妈妈’,后来在志愿者的建议下,我们就把巴中爱心助学团改成了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

张彦杰和孩子们。

备受打击,发展爱心助学团一波三折

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的打击却让张彦杰夫妇的爱心助学团寸步难行。“第一,我们刚成立,别人都不了解,所以虽然我积极地通过网络向外地一些爱心团队发出求助信,但都石沉大海。第二,我们没有启动资金、没有设备、没有办公场所,想建个贫困学生的档案资料都只能去我丈夫学校的办公室蹭电脑。甚至当时很多人对我们说‘你们自己的日子都没过好,还帮助别个,其实你们是来骗钱的吧’。”

面对困难,张彦杰开始痛定思痛,没人了解她的助学团,那么不如自己先主动向身边的朋友亲人介绍,甚至带着他们去贫困生家中走访。慢慢地,通过口口宣传,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逐渐被人所熟知,然后一步步壮大。“我要用十年的时间帮助1000个贫困家庭的孩子,让他们实现大学梦。”这是张彦杰给爱心助学团定下的目标。而正当她踌躇满志一步步向目标迈进时,命运再次和她开了玩笑。

2010年7月,张彦杰被检查出乳腺癌晚期,“绝望”是张彦杰当时最深的感受。张彦杰告诉记者,当时她家里只有7000来块钱,而这笔钱是准备在9月份的时候用来给两个孩子交学费的。“或许是医生检查错了呢!”怀着一丝丝侥幸,张彦杰到川北医学院再次做了检查,但结果仍未改变。

“当时有一位做医生的网友晓得我生病了,就告诉我治疗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但是其实那时候我已经不准备接受治疗。”让张彦杰没想到的是,那位医生网友通过联系其他和张彦杰相识的网友进行了一场网络筹款,后来加之依靠亲友和社会上爱心人士的捐款,张彦杰完成了手术和化疗。到2011年6月,张彦杰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

“放疗、化疗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一想到那么多的亲朋好友和素未蒙面的好心人对我进行的帮助,我就充满了力量。”谈起几年前生病的经历,张彦杰充满了感激与新生的喜悦。出院后,张彦杰拖着病体继续打理着自己的爱心事业。有时为了到受助学生家里了解情况,甚至在烈日下需要连续走上4个小时陡峭艰险的山路。

成效斐然,但她依旧砥砺前行

9年间,张彦杰夫妻和爱心志愿团队的成员们走遍巴中三县两区,走过10多万公里的路程,走访、考察了上万名学生的家庭,曾面对过无数的流言蜚语,也曾委屈落泪——身体的负担、精神的压力无一不在困扰着张彦杰,她说其实她也累了。“我的年纪越来越来大,身体也不是那么好,每一年我都会想是不是可以停下来不做了。”张彦杰告诉记者特别是加班加到半夜,这种“停下来”的想法就愈加浓烈,但可是一旦睡了一觉,缓过来后就烟消云散。“爱心助学团队是我和我丈夫经历过这么多困难才建立发展起来的,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就是我们的孩子。而且成百上千的孩子在受助中,我们给予了他们希望,正当他们信心百倍在加油努力时,如果我们说放弃,就相当于把他们从天上重重的摔了下来。”所以无论面对何种情境,张彦杰都坚持着、努力着。

这些年,通过对接壹基金等省内外慈善机构,张彦杰和丈夫创建的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帮助到10000多名贫困留守儿童,长期“一对一”资助896名贫困学生,发放爱心善款2150多万元,受助学生227名考入北京大学、外交学院等全国重点大学。但是面对已有的成绩张彦杰还是深感压力。“第一资助的娃娃是越来越多,开展的项目也是越来越多,肯定投入的精力会相对增加很多;第二我们当初定的目标是10年帮助1000名学生完成大学梦,现在还是任重道远呀。”

如今张彦杰依旧每天马不停蹄地做着考察捐助对象、联系慈善人士、送助学款、整理助学资料等工作,她的身体依旧不是很好,但是每当听着受到资助的孩子们一声声饱含深情的“兔子妈妈”,每当和孩子们一起讨论着他们的学习、生活,张彦杰总感到活力十足,她说和孩子们呆在一起时就觉得自己也是个孩子。而面对2017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这一荣誉称号,张彦杰说其实她还是觉得激动,但更多的是感到幸运,“这份荣誉虽然是评给我的,但是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份荣誉是对我们女性在社会中做出的贡献的一种认可,而我也将继续把我们的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做的更好,让更多的贫困学生得到帮助,让他们上大学不再是一个梦。”

张彦杰和孩子们。

图由巴中兔兔爱心助学团提供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