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健康频道  >  本网报道
【名医专访】“东帝汶妈妈”陈旭军援外11年:
奋斗在一线 家人为我们牺牲了很多
2017-09-30 14:51 来源:四川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成都9月30日讯(记者 漆奇)陈旭军是成都市大邑县人,1978年,15岁的陈旭军中学毕业,从成都市䢺江煤矿子弟学校考入了成都市第十二中学,然而由于当时的十二中不能住校,很快她又转学到了锦江中学(现“盐道街中学”)。陈旭军从小胆子就大,有冒险精神,15岁的她第一次一个人离家到成都求学,并没有感觉不适应,反而很快融入到了新的环境,开始了高中生活。正因为这样的性格,2003年,在得知医院要派遣医生前往战乱的东帝汶援外时,她毅然报名,并在异国他乡,凭借严谨、认真、高超的医术,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不仅收获了“东帝汶妈妈”的美誉,也被东帝汶卫生部一次又一次的挽留,在东帝汶一待就是十一年。

学医:迟来的通知书 命运的选择

1980年是恢复高考的第四年,17岁的陈旭军走进了高考考场,并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庆医学院(现“重庆医科大学”),成为成都市䢺江煤矿子弟校办学以来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然而对于自己为什么会报考医科大学,走上学医的这条路,对当时的陈旭军来说,还是显得有些意外,“当时我第一志愿填的是一个建筑学院,第二志愿才是重医学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年第一志愿的学校录取通知书晚来了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说不定我现在还在建筑行业。”

陈旭军在重庆医学院一读就是五年时间,那个时代没有网络,学校周边也没有如今繁华的街道,而学生在学校只负责一件事情,那就是认真学习。 “我读的医疗系,相当于是全科,课程特别的多。”陈旭军说,医疗系要学习内科、外科、中医、妇科、临床等等30多门课程,而且全是必修课,当时还没现在选修课的概念,其中只要有一科不及格,就会面临留级。就是因为在学校打下的夯实的基础,让陈旭军在诊治各类病人的时候,都能迎刃有余。

最后一年的实习,陈旭军先后去了重庆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内江地区医院(现“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实习的过程中,让陈旭军记忆犹新的一次经历,还是她在重医附院第一次担任二助,这是一场耗时12个小时的十二指肠癌手术,而这个病人最开始是在传染科,后怀疑是黄疸,被转入内科,最后又被转入外科做胆囊手术,当时做胆囊手术时,陈旭军正好也在一旁。

“胆囊手术做完的时候,手术老师感觉不对,又为病人做了一个漏斗实验,经过试验怀疑胆囊下方有肿瘤,而病人最终被确诊为十二指肠癌。”陈旭军说,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手术老师却用自己严谨、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挽救了一个生命,这让她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和了解。

感悟:下乡援助 手电筒照亮的手术

1985年,陈旭军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上班,也许是性格中天然因子,陈旭军十分喜欢手术,所以在医院分配科室时,她最想去的是外科,但当时医院妇产科缺人,她又主动去了妇产科, “我很喜欢站上手术台上,看着患者康复,看着新生儿的降临,都能让我感到莫大的幸福。”

当时成都第七人民医院一共有2个病区,70多张病床,然而仅有10多位医生,医生上岗第一件事就是上产房接生,“我们妇产科有要求,只有接够100个新生命,才能出产房。”陈旭军说,在妇产科的时候,每天的工作都十分忙碌,她的生活就是回家再上班,周而复始的两点一线,然而对于陈旭军来说,工作让她整个人都感到无比充实。

1989年9月,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组织医疗队下乡前往寿安镇医院,陈旭军得知消息后主动报了名。很快由七医院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麻醉科十多名医生组成的医疗队就驱车六个多小时抵达了寿安镇医院,“当时寿安镇医院妇产科只有2名医生,医院十分简陋,要啥没啥,而且还一到晚上就停电,当地医生晚上也会各自回家,晚上也没人值班。”

在寿安镇医院的一个月时间里,医疗队吃住都在医院。下乡期间,最让陈旭军难忘的是在她们寿安镇医院十多天后的一个夜里,当地一名即将临产的孕妇羊水破了,家人急忙带着她冲进了医院,然而由于寿安镇医院晚上停电,也没有备用电源,孕妇又是怀着双胞胎,只能进行剖腹产手术,但是没有电就没有光源,又该如何手术呢?医疗队成员们见此,纷纷翻出各自的手电筒,这才将手术台照亮,“这场手术我做了一个多小时,很成功,母子平安。”当天夜里同事们举着手电筒的场景,让陈旭军至今难以忘怀。

援外:用医术收获美誉 11年接生2万人

“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晚上有时还需要值班,节假日更忙,家就像一个寝室,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所以从事医疗这个行业是离不开家人的理解和支持。”2003年,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要派遣医生前往战乱疮痍、动荡不安的东帝汶进行医疗援外,陈旭军得知消息后主动报了名,“其实对我来说,只要是在医院工作,做我想做的事,国内国外区别不大,而且我也想要出去闯一闯,看一看。”这一年陈旭军40岁。

2004年1月1日,医疗队启程前往东帝汶。“东帝汶国家医院一共只有26名医生,妇产科仅有4名专科医生,医院长廊里全是病人,很多人都是席地而卧。”陈旭军说,在东帝汶国家医院产科每个月都有700多名病人,妇科有300多名病人,同时,还要诊治许多从其他医院转来的危重病人,工作量十分惊人。

在东帝汶援外期间,没有节假日,没有夜班休息,陈旭军每天还要挤时间去学习英语、葡语、印尼语、德顿语、西班牙语。陈旭军原本赴东帝汶医疗援助只做一届,也就是两年多时间就可以回国,然而她在东帝汶国家医院优秀的表现和高超的专业技术,让东帝汶卫生部出面挽留,于是第二届、第四届、第五届,直到现在的第六届,足足11年时间,“我错过了女儿小升初、初升高、高考、大学考研究生很多人生重要时刻,有时候我就想,我们医护人员能奋斗在第一线而没有顾虑,我们的家人为我们真的也牺牲了很多。”

援外的11年期间,陈旭军先后三次被评为东帝汶“榜样医生”、“先进工作者”,东帝汶总统、卫生部部长亲自为她颁奖,2013年陈旭军还荣获“全国援外先进个人”,2017年9月陈旭军荣获“白求恩式好医生”称号。而在东帝汶,陈旭军还有一个被当地人亲切的称呼“东帝汶妈妈”。据悉,2004年陈旭军刚去东帝汶时,这个国家人口仅有80万,2007年陈旭军离开时东帝汶人口增至120万。11年的时间,这个国家出生了新生儿数十万,而经陈旭军接生的就有2万人之多,占新增人口的5%。 

 

[编辑:郭晓彤]